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專題報道 -> 正文

【香港集運公司】英緣

發佈日期:2020-12-14  作者:段智鵬 英國謝菲爾德孔子學院 點擊量:


如果每個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主題顏色,那麼代表喜慶祥瑞的“中國紅”同樣適配英國的格調。初到英國,生活的色彩在地中海氣候的暈染下雨水連綿,素雅單調。唯有那抹跳脱的紅色活躍在街角巷尾——邂逅過的每一個郵筒每一處電話亭、每一輛公交車……這些氤氲着英倫氣質的物件,提醒着我兩年的赴任英漢教生活將就此徐徐展開。

——題記

                                                                                  

旅教英國的想法早在15年我赴韓國泰成中高等學校孔子課堂任志願者時就已種下。那個時候,我在自己的電腦裏新建了一個名為“英緣”的文件夾,又怎會想到自己果真會以此契機於三年之後坐上飛往英國的航班。

“大風車”埋下中文種子

剛到謝菲爾德的頭兩週,努力適應陌生環境的同時,新的教學挑戰就已撲面而來。我首次接觸到了針對兒童的中文教學課堂——中文俱樂部。

由於長期從事成人中文教學的原因,剛接手課程時我產生了短暫的教法“休克”——計劃內中文教學目標難以完成,傳統課堂管理經驗無法直接使用,課堂場面失控……加之,授課對象低齡化,學習目的興趣化,教室形態非傳統化……一系列問題讓我始料未及。

因在職業選擇方面,我曾經考慮過從事少兒節目主持人,並受到過相關訓練。故而,在第一堂課後,我就及時調整了自己的教學方式,進行教師身份的轉化,將少兒節目主持人的身份帶入到中文俱樂部中,並意外收穫了一批忠實的“小粉絲”。

在我結束這所小學的授課任期將要離開的時候,我被這些可愛的小天使們團團圍住。他們高舉手裏的本子、書籍甚至自己的胳膊、校服,紛紛找我要起了簽名。我也許永遠都想不到,作為中文教師的自己,有一天也能因此過把當明星的癮。孩子們的肯定以及他們的不捨與留戀,讓我覺得之前所有的付出都無比值得。

“學問”不辯不明

與當地教學點課堂截然不同的便是謝菲爾德大學夜課。參與夜課學習的學生多為在謝菲爾德大學任教的教授和講師,他們對於中文的學習完全源於興趣,且因其均為成年人,學習主動性較強。因此,我的教學風格必須要完全顛覆並與之適配。

面對這樣一羣對學問有着孜孜以求精神的學生,課程的難點在於要事無鉅細地回答和講透一些原本不需要在初級中文課堂上給予關注的知識點。比如,為了使學生能夠清晰分辨“幾歲”和“多少歲”,我查閲了大量的資料,通過簡化教學語言,將其區別形成文字講義,並提前發給學生。

為了能儘量滿足這些“學究”的學習需求,我在課堂上精講多練,努力夯實他們的基礎。堅持教師主導與學生獨立探索相結合的教學方式,與學生開展良性互動。在教學過程中,也常常會引起我的學術性思考,併為日後的研究積累了大量有待探討的課題。

“疫”口同聲,以“愛”共贏

2020年對於中國和全世界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席捲全球。隨着疫情在英國的蔓延,我們這些一線中文教師也在積極拓展新的教學思路和方法。

作為中英文化使者的一員,我在2月底便以“口罩”的跨文化現象作為切入點,在當地一所小學的孔子課堂上組織進行了“DIY口罩卡片”製作活動。這堂應運而生的中文課在消除當地學生對口罩文化誤解的同時,也提高了他們的自我防範與保健意識。

我不僅結合中國在本次疫情防控中的經驗,向孩子們詳細介紹了疫情防控的基本方法,還帶領他們製作口罩卡,為世界人民加油。孩子們紛紛通過卡片表達了他們對疫情的關注及對世界人民的殷切祝福。一位女孩這樣寫道:“我愛全人類,我不愛病毒。”

直播新感覺,雲端漢英角

這場新冠疫情,使謝大孔院的文化活動也受到了波及。作為孔院漢英角文化交流項目的負責人,在漢英角轉向雲端後,我逐步將直播引入到了活動設計當中。

“中英美食吃播會”便應運而生。活動成員需要預先準備好自己直播的食物,在視頻時,一邊進餐,一邊對美食進行鑑賞和介紹。通過依次發言和Q&A環節,成員之間不僅瞭解了對方的飲食文化,還對食物專題下的詞彙進行了全面的梳理和學習。

作為活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我在活動中在線烹調並吃播了自己製作的中式田園咖喱海鮮蓋澆飯。我不僅為成員們介紹了這道美食的製作過程,還對煮、燉、炒等與烹調相關的詞彙用法進行了講解。此外,我還展示了中、日、韓筷子的區別,及為何中國的筷子一端設計為圓柱體,另一端設計為長方體。通過前期的問題鋪墊,後期的揭祕答疑,中國文化中天圓地方的傳統概念得到了傳達。中國飲食文化和餐桌禮儀在吃播中潤物細無聲。整個直播交流過程,妙趣橫生,輕鬆愉快。

疫情為中文教學及文化活動開展造成困難的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新的思考角度和探索空間。無論是語言教學,亦或是文化活動,我們都可以在兼顧傳統性的同時,合理利用技術革新而緊跟時代潮流,使其煥發新生。

時間看得見

英國兩載,時間煮雨,綿綿如逝。在這樣的歲月中,我找到了自己的節奏和時區,不倍速,亦不慢放地步入了自己的30歲人生。我曾惶恐於30這個數字——它代表了未來的遙不可期和過去的已成定局。

而以“英緣”為題來命名這段時間,對我來説意義斐然。從我過往常掛在嘴邊的那句“沒時間了”,到現在從英國人嘴邊學會的這句 “It takes time”。30歲的收官,我用兩年赴英公派的教學與工作經歷,從新的文化觀感審核過往,啓程前途。不論師者,亦或學者,語言教學教會了未來的我們——時間看得見。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